使用 Pixel 3 近一个月了,期间也带着它在外面玩了一周多时间,在国内外都积累了一些作为主力机的使用体验。

我之前的设备是两年前买的 iPhone 7,虽然总体使用还算流畅,但这两年 iOS 生态基本没有什么变化,同时 iPhone 7 的电池电量已经需要我时刻开启省电模式才能过完一整天了。我不是没想过换 iPhone X,但我实在是反感它的刘海设计,所以不想考虑所有有刘海的手机。也正是由于这点,无论是在 iOS 还是 Android 阵营,我的选择其实都非常少。

全面屏是否重要

全面屏出现的背景是如今手机的尺寸已经到达人类能够接受的极限,迫不得已只能最大化利用这有限的尺寸。全面屏的价值在于:

  1. 单屏提供更多信息量
  2. 视觉美观

衡量全面屏是否重要,屏占比是否越大越好这两个问题,关键是看他们的是否体现了这两个价值。我觉得有以下两个问题是值得思考的:

  1. 如果单屏已经足够呈现用户所需要的信息量了,是否还要继续追求屏占比?
  2. 如果过度追求屏占比反而导致丧失了视觉美观这个价值,是否值得?

如果我是一个手机的设计者,我的追求会是:

  1. 找到一个足以提供足够信息量的合适屏幕尺寸
  2. 这上面这个尺寸基础上追求尽可能的视觉美观

我认为 5 吋的屏幕对我是一个足够大的展示日常软件的尺寸了,而且这个大小无论是对口袋还是手掌都恰到好处。

另外我也认为刘海屏完完全全是一个没有视觉美感可言的东西。如果屏幕尺寸已经足够,我丝毫不认为有必要为了抢占那一点点的屏幕去设计一个刘海。

基于这两点,5.5 吋的 Pixel 3 其实是一个恰到好处的设计。5.5 吋加上它比不高的屏占比,屏幕尺寸大概也就接近 5 吋左右。由于前置摄像头必须要有,但一个摄像头又有点浪费额头上那片争议颇多的黄金地段,所以就放了两个前置,可以用来拍摄广角。

我必须承认当初拿到 Oppo Find X 的时候我是惊艳的,尤其是在晚上看那块全到极致的屏幕。我没有任何理由排斥这种极致的全面屏,但是目前技术的限制导致了这种全面是有高昂代价的。在全面屏上并不存在说有多大技术壁垒,无非是各个厂家的取舍策略不同而已。这种取舍策略背后是对手机的理解。Pixel 3 是目前最符合我对屏幕理解的手机。

后置双摄是否重要

后置有多少个摄像头的价值在于能否拍到好的照片。如果你能够达到拍到好照片的目的,你没有摄像头都是可以接受的。所以在纠结在摄像头数量是毫无意义的。

大部分人对拍照的诉求无非是:

  1. 高分辨率
  2. 背景虚化
  3. 夜景能力
  4. 调色

除了调色其余的几点都是高度仰赖镜头本身能力的,所以我认为毫无疑问双摄是很有意义的。

但 Google 的理念是,希望通过软件的方法把硬件的工作也做了。从技术上我是完全认同这一点的,因为的确具备技术可行性。但遗憾的是 Google 目前并没有在这点上做的很好。

在「背景虚化」上,目前 Pixel 所模拟出来的算法虚化完全没有办法和光学虚化相比。但在「夜景能力」上,Pixel 的表现还是相当可以,原因也非常简单,进光量直接影响夜景照片的质量,而进光量要么靠快门光圈往上堆,要么就是多张照片合成。即便是在数码单反上,如果你没有三脚架也只能用多张照片合称的办法来堆夜景能力。所以在夜景上,Pixel 仰赖算法已经能够实现接近单反的水准了。至于「高分辨率」早已不是手机相机互相比较的点了,所以也没有太多可说的。

网上说 Pixel 直出的照片比别的手机好看有很大一个因素是 Google 的调色的确做的比其它手机要「好」,代价是缺乏了真实感。尤其是在拍摄黄昏傍晚的时候,明显感觉到镜头里的和真实看到的完全不是一个颜色。如果你拿 iPhone 的相机加上一个更加智能的滤镜算法,其实是能够做到类似的效果。所以我们说的 「Pixel 直出」是一个伪概念,事实上很难称之为真正的「直出」。

总的来说,如果能够拥有双摄我还是愿意拥有的,但是即便没有,目前 Pixel 依靠软件提升出来的拍照体验也已经足够让我满意,至少它背面少了一大块突起,也算是一种取舍。

重新定义 Smart

智能手机(Smartphone)是指具有移动操作系统,可透过安装应用软件、游戏等程序来扩充功能的手机。—— 维基百科

智能手机曾经的定义是能够有更多的功能,但后智能时代,我认为它的 Smart 体现会越来越偏向于操作系统自身的智能水平。如果去看近 5 年的硬件革新其实是乏善可陈的,无论是 AR、VR、智能穿戴设备,或许这些东西可以在少部分场景改变少部分人生活,但远远没有智能手机的革新来得广泛和普适。所以智能手机的生命依旧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而这段时间的发展已经很难建立在屏幕变大或者摄像头变多之上了,即便这些硬件发展了,对用户的价值也没有早期那么巨大。

相比与硬件革新,我更觉得未来会是一个软件革新主导的世界。而软件革新的背后是数据量与日俱增地增加。智能手机的智能会越来越偏向于「人工智能」,或许未来会出现一个全新的「后智能手机时代」。

电影《Her》里的人工智能是我对未来智能手机的期待。我们今天使用的大部分软件无非扮演两种角色,数据提供商(Instagram、Twitter)和服务提供商(Uber、携程),这两类软件事实上完全没有必要提供独立的软件,也没有必要让我们独立分开地去他们那里拉去数据和使用功能。操作系统应该是用户唯一能够接触到的 UI。

在这个假设面前还涉及到未来的交互形态,可能依旧是图形界面,也可能是语音助理。Google 显然非常认真地在投入精力去做它的 Assistant,而 Apple 从来没有给过我它对 Siri 是认真的感受。即便在其它产品线诸如 Map、Photos, Apple 和 Google 完全不是一个时代的竞争对手。如今 Apple 引以为傲的本地化数据策略,未来一定会成为它在数据层面的短板。时间越长,差距越大。

所以仅以此来看,我完全不认为 Apple 有能力在未来革新自己,因为它正在自鸣得意地走在一条与智能相违背的道路上,并且这条道路短期还有很大油水可以持续榨干以至于它无法轻易转身。而 Google 从它对 Pixel 的设计就能够看出这完全是一款并不认真打算迎合普罗大众的手机,它只是需要借它来表达想法,顺便做一些软件上的前沿实践。但是你仔细去想,对 Pixel 的批评里有哪些事情是你认为 Google 做不到的,是极致的全面屏做不到,还是装三个摄像头?但对 iPhone 的批评里,有些事情还真的是它很难做到的,并且长期来看做到的可能性也很低,因为它既没有数据的积累,又没有文化的积淀。

我并不是认为 Google 就真的未来无敌了,Apple 也不是真的就缺乏了创新的基因。如果你要问我现在最好的移动操作系统我依旧选择 iOS,最好的移动设备依旧是 iPhone。我只是在体验 Smart 这件事情上,的确看不到 Apple 有能赢的证据。

如果你还在长期使用 iOS 并且有好几年没有体验过原生 Android 系统,我还是非常建议你能够去体验一下 Android 世界的现状。我相信会有无数地方让你感受到还是 iOS 的好,但很多地方的确能够让你拥有不一样的视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