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多人都热衷于去说服和自己观点不同的人,但这种做法往往是徒劳的。我曾经说服过坚信中医的人不信中医,但是没几天我就会发现他居然还信星座。去改变的人观点其实是一件杯水车薪的事情,因为他们产生这种观点的背后有着一套完善的思维方式。只要这套思维方式不改变,你们永远会存在无数的观点冲突。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的”性”就是指的这套思维方式。但是改变一个人最彻底的方式,也是去改变他的思维方式。

还是以中医问题举例,我对这个事情的思维方式非常简单:

  1. 我相信且只信现代科学的证明方式
  2. 我不信任何非被现代科学证明的东西

在这个思维方式下,其实并不存在一刀切”信不信中医”这个冲突,因为它的本质是信不信科学。根据这种思维方式,在最大化个人利益的前提下,它产生的观点是:

  1. 任何疾病一定要先去咨询现代医学的解释和治疗方案
  2. 完全对传统中医的科学研究予以支持
  3. 在现代医学包括前沿学术研究都没有进展的疾病上,可以采用被现代医学证明至少无害的中医治疗方式

这种观点本身并不是”信不信中医”这样简单的逻辑,而是一种对现代科学的尊重,也是对传统中医的尊重。

如果一个人在没有完整思维方式推导的过程,单纯接受了一个”中医不可信”的观点,并不能说明他被你转变了,或许只是因为他蠢。

如果你能够说服一个人认同上面的思维方式,最好在他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签好合同,然后让他用同样的思维方式去思考星座、保健品、女权理论、政治理念,很多观点都会被雪崩式改变。如果你不能改变他的思维方式,你完全没有必要去和他争论观点,这样彼此既能节省时间,还能增进友谊。

但是这里面有一个陷阱是,你如何认为你自己的思维方式就一定是正确的。如果你恰好相信科学,那比较遗憾,科学是一个完全依赖在经验基础上的,其最大的特质就是可证伪性,也就是存在有一天科学发现自己是不科学的可能性。但正是因为我们永远无法确保自己发现了真理,所以追求真理才有它的价值。这个追求真理的过程,我认为就是不断促使自己思维方式的提升。

我最近想明白了一个事情,就是衡量一个好的文章/书籍/播客/文艺作品的标准是什么。在我个人这里,很大的一点取决于它是在传播观点还是传播思维方式。所以我认为王小波是伟大的,很多著名的民运人士是卑微的。王小波在传播自由的精神,很多民运人士只是在传播自由的名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