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事沉思

Author Avatar
Joway Wang 7月 27, 2017
  • 在其它设备中阅读本文章

今天偶然在 App Store 看到「网易云阅读」的名字,突然心头一颤。我不太清楚这些年这个 App 活得如何,不过的确有些年头没有听到过它的名字了,直到时隔多年后再次看到这个名字,才突然想起以前的一连串阅读记忆。

在我还在读初中的时候,那时刚好是智能手机浪潮开始的前半夜,市面上的诺基亚和杂牌机中最火的 App 要数「UC浏览器」了。那时候的「UC浏览器」是真正意义的浏览器,基本上我所有的在线浏览都是通过它完成的。我们中午会有午睡,我午睡很难睡着,所以经常拿出手机来刷一遍「UC资讯」,那时候的2G网很慢,尤其是我们学生寝室楼上网设备的密度很高,再加上窗外有铁窗栏杆干扰信号,我一般也就是到寝室的时候去打开10个网页( 那个时候 UC 还规定死了我最多只能开10个窗口 ),然后去洗衣服聊闲天,等过个10来分钟后再去一篇篇看完。「UC 资讯」早期还没有今天这么震惊风,基本上也是从一些主流网站抓来的内容,所以质量至少对一个初中生来说还算是可以的。如果要大致给一个质量程度描述,我只能说我第一次看到《炎黄春秋》的文章就是在「UC资讯」里。

等我到高中的时候,安卓机开始普遍起来了。到了安卓的平台上,我发现了「网易云阅读」这个 App。那一年,韩寒在博客里公开提及「知乎」,让我知道了原来中国还有这么一个平台。同时所谓的自媒体也开始在微博上兴起。资讯第一次开始在这个封闭的国度爆炸。说出来可能今天的人会觉得荒谬,我之所以在那个年代选择「网易云阅读」仅仅是因为它有一个 “离线阅读” 的功能。我经常会在网络质量好的时候或者家里提前离线好一个星期甚至更长的 ”阅读资源” ,然后在学校里为了省电开飞行模式和阅读模式进行阅读。我生活在一个荒谬的国家里的荒谬的教育制度下,时常为自己这种凿壁偷光式的阅读行为感到遗憾,不过那时与现在相比,已经算是一个还不错的时代了。我找到了以前的网易帐号,看了下之前的订阅内容:

这个是在17年的「网易云阅读」上截取的,但整个 App 的形态和我高中时候几乎一模一样,包括那个最开始的离线阅读,我没记错的话,连图标颜色都没有更改。今天的我再来看网易云阅读 ,居然出奇地发现它和我目前就职公司的产品 —— 「即刻」非常的相似。基于我前述的阅读需求 —— 资讯阅读和小说阅读,「网易云阅读」都可以非常完美的做到。同时既支持我订阅「科技精选」这样的泛主题,也支持我订阅「韩寒微博更新」/ 「36 Kr 」这类定向抓取。其实和目前的「即刻」的主要功能非常相似,而他们是在六七年就已经实现了的。

另外一个比较让我羞愧的是,过了这么多年,我的阅读内容似乎都没有什么长进,今天的我每天依旧还是在看这些东西,主要在科技类和时政社会类,更可悲的是连来源都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反而今天的知乎和 36 Kr 早就不是当年的水准了。

今天的互联网人都在抨击言论审查对网络环境造成的破坏。但仅就过去的这些年中文互联网的堕落历程来看,你很难把锅甩到政策的身上。我丝毫看不到这五六年里,宏观上的资讯内容和工具有多少进步,而这个不进步的原因里,也丝毫看不到有任何政策因素的存在。我所能够看到的,只不过是一群乡下人拿着互联网初期红利在大肆牟利,而上了船的各个大公司以各种水浒传式的流氓逻辑拉帮结派,把其它人挤下船。

相比于学生时代,我不必再害怕老师冲进来没收手机,也不必害怕手机没电,宿舍没信号。而中文互联网却不再有我能够去消费的内容,有的只是一些远古的段子,荒谬的社论,从各个平台互相抓取流传的新闻。更为悲哀的是,如果不是自我反省,我居然会如此快乐地生活在这样一种畸形的资讯氛围之中。

如果在2017年的今天还想真正明白中文世界正在发生什么,唯一的方式可能就是脱离整个中文世界的舆论环境,以一个去中国化的视角去观察国内各路观点背后的价值观/社群博弈。而这类视角和乐趣日后恐怕很难再依靠内容创造者的贡献或某个形态的软件来获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