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自由的偏见

Author Avatar
Joway Wang 4月 05, 2018
  • 在其它设备中阅读本文章

关于自由,从古至今都是一个永恒的话题。即便是在受教会之托而塑造的绘画雕塑里,即便是在文革时期的八个样板戏里,都能够感受到人性深处对自由的渴望。虽流传着一说“自由诚可贵,爱情价更高”,但新世纪一代显然已经不能认同该价值观,现代文明解构了曾经几千年里积累出来的传统经验,自由成了唯一能够解释文明的权威指导思想。肉欲横流与物质主义都能以自由的名义而被宽容,个人主义和集体主义同时坍塌亦同时被重建了。

许多异见分子都声称在C国得不到自由,这其实是一种偏见和智力懒惰。仔细去比较不同社会文明的差异性,会发现但凡有人存在的地方,就很难存在绝对意义的自由。曾经看一个纪录片讲加拿大北部有一个小村落,聚集了一批对现代文明反感的人定居在那,过着自给自足的自由生活。起初大家还相安无事,各自过各自的,但渐渐人多了以后,开始有人起头构建起了一批社区公约。之后还有人开了一个以物换物商铺。甚至之后还出了一起谋杀案,引入了警方的介入。

不同国家的人,不同社会阶层的人,不同年龄段的人,对自由的诉求都会非常不同。作为一个大部分人视稳定安全和集体富裕为其自由基础的国家,C国的政策设计和发展速度都堪称民主典范,如果你视民主为满足大部分人实际诉求而非追求形式民主的话。至于其所不自由的部分,恰恰正是为了实现前者自由之基础所需要牺牲的,至少在上层建筑的人认为这必须要牺牲。

那些激进却又缺乏广泛民众支持基础的自由主义者,似乎所有的口号都只能停留在理论之上,他们所批评的敌人最后还创造出了优秀的发展成绩。而我们去横向比较的时候又会发现,所有按照他们那一套砥砺前行的东亚国家,似乎没有一个是拥有正常政治形态的,也更别说经济的高速发展了。偶尔有一两个还是像香港这种极小且拥有复杂非东亚文化背景的地方。如果自由主义也有KPI的话,恐怕他们这些人早就被开除了无数次了。

我坚信自由主义能够让我自己变得更好,但我并不能够确定它能够让我所处的国家变得更好。时刻保持对周遭思潮的警觉和思考,必要的时候留几个能够快速逃离身边世界的渠道,积累一些能够在不同环境生存的能力,以目前的架式来看,我们依旧能够在C国享受到非常不错的自由待遇,甚至会比我们在欧美生存更为自由。

自由主义是一个好东西,但和道德一样,只能用来教育自己,不能用来要求别人。

本文采用 CC BY-NC-SA 3.0 Unported License 协议进行许可
本文链接:https://blog.joway.io/随想/liberal-think-ch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