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杠精的定义

Author Avatar
Joway Wang 5月 28, 2018
  • 在其它设备中阅读本文章

最近有很多文章在讨论杠精,在杠精的话题上展开了各种宏大叙事上纲上线。我并不知道杠精对社区的危害有多大,也不知道我们这个伟大社会主义国家还需要继续设立多少高的网络发言标准,更不知道以前百度贴吧发展的那么好是不是因为没有杠精。我能做的,只能是就个人成长经历和有限的生活阅历,试图对所谓的「杠精」进行名词定义和辨析。

定义的好处有两点,一是可以事先对自我言论进行审查判断是否属于杠精言论,二是可以对他人言论进行杠精过滤避免在没有必要的人身上浪费时间。可以看出这个定义是纯粹个人利益驱动导向的,所以既不可能数字化成社区友善度判定算法,也不可能作为他人的判定标准。仅仅代表一点私人观点。

杠精定义

  • 「杠精」是一个针对具体言论的判定结论,而非针对于人
  • 当且仅当主观故意显著超乎作者讨论范畴的反驳才能被认定为「杠精言论」

常见误区辨析

  • 「杠精」言论出于发言者没有情商而非没有智商,基于没有智商的言论应该归属于「蠢」而非「杠精」
  • 「XXX这个人是一个杠精」这种言论本身就是属于「杠精」言论,因为绝大部份说这种话的人并没有非常了解所评价的对象,仅仅就其几句言论就给人扣帽子,同样属于「主观故意地显著超乎作者讨论范畴的反驳」。
  • 部份人的确由于情商低导致其在网络上发言会出现「超乎作者讨论范畴的反驳」。但他们并没有主观故意,所以不应当被归于「杠精」行列。
  • 会让作者不舒服的回复并不代表就是杠精言论。
  • 当一个人决定在互联网上行使言论自由权发表言论的同时,他也要认同其它人同样可以行使该权力回复任何不违反所在国法律的内容,无论这个人是否是杠精,其发言是否让你舒服。
  • 判定「杠精言论」是一个私刑,任何以「杠」为由剥夺他人言论自由权的平台都是违背人权的。只是商业规则和用户服务条例允许平台出于自身利益和社区利益的考量,使用规则限制一部分人的权力以确保大部分人的用户体验,诸如禁言、封号等,但这些内容必须写进社区规则内并让用户主动同意。

实践中的挑战

在上述杠精定义里的「显著地超乎作者讨论范畴」是比较容易通过常识去判定的,但是去判定别人是否是「主观故意」这个就非常复杂了。这种feel很难靠理性完成,很多时候你也没法保证自己的判断就是对的。但我也说了这种判断纯粹是从个人利益触发,导向个人的利益的结果,所以你并不需要对任何人负责,可以完全信任自己的主观判断。当然平台方在出于公共利益进行这种判定的时候可能需要格外的小心了。

例题

A : 代表作者(author)
R : 代表回复者(replier)

  • A: XXX也太好吃了吧,强烈推荐!
  • R: 看了下价格,这么贵,作者是来炫富的吧?

回复者纯粹是主观臆断作者,也完全超出了作者讨论范畴,教科书级别的杠精言论。


  • A: 直男真的太可爱了
  • R: 为啥我身边的直男怎么都是傻逼啊?

我们没法去判断是否回复者身边的直男真的全部是傻逼,至少的确存在这个可能性,同时也存在一定概率回复者是出于缺乏情商的玩笑,所以我倾向于认为这不属于杠精言论。


  • A: 中国人素质真的差。
  • R: 你见过所有中国人吗,你怎么知道所有中国人素质都差?

我们发现作者的说辞本身就是又主观,又错误的,但是互联网上到处充斥着这种言论,去要求每一个网络言论的发言者都是严谨负责的人是一个奢望,同时也违背了言论自由精神。我们可以认为作者只是一个不合适的吐槽,并不真正代表他完全打心底认为每一个中国人素质都差,这种判断基于的是我们作为正常人的情商而非理性。而回复者完全出于理性用字面意思去理解作者,所以做出完全合理的批评,这种言论只能说是缺乏情商,而非主观故意抬杠。所以这个既不是蠢,也不是杠精,顶多就是误会。


  • A: 我觉得拼多多真的是 low 啊
  • R: 你了解拼多多吗? 你用过几次拼多多? 你有什么资格说拼多多?

作者开头使用了「我觉得」,导致其后面的内容是行使了言论自由的权力。而回复者的三个连续的质疑完全是在质疑作者的言论自由权力,而非内容正确性本身。这种质疑的显著错误让我们有足够信心怀疑作者的主观故意,除非有人能够蠢到会去质疑言论自由 :) 。同时又没能踩到作者的「讨论范畴」。所以这个言论是算杠精的。如果换一个回复:

  • R: 我觉得你不了解拼多多。

这个回复的确不是一个建设性的回复,让人看了或许也会不舒服,但完全是一个正常的回复,因为「我觉得」这三个字象征着神圣不可侵犯的言论自由权。

一些想法

回想我自己的互联网经历,我也经历过很长一段时间可以被人判定为「杠精」的时期,即便是现在,我也经常会说出一些「杠精」的言论,尤其是我的好胜心趋使我要在辩论中去战胜别人的时候。我身边的朋友们也时常出现「杠」的时刻。所以我更愿意用幽默化解他人的「杠」,或者用道理让他人从「杠」的状态中释放出来。

社交媒体上掀起的这股「反杠精」的风潮在我看来首先大部分人的逻辑极其之混乱,其次是有反言论自由的嫌疑的。尤其是大家对于杠精的定义如此之模糊的时候,更容易陷入这种境地。甚至开始有人人人自危去思考自己是不是也属于杠精。之所以要在定义里强调「杠精」对事不对人,是不想让「杠」成为剥夺一个人言论自由的理由。更何况这种判定还是一种纯主观私刑。

互联网本身就是现实社会的折射,现实世界是如何的我们心知肚明。妄图在互联网上营造美丽新世界的人,可能最终只会让互联网回到旧社会时候的样子。

言论或许有正确错误之分,自由绝对没有。

本文采用 CC BY-NC-SA 3.0 Unported License 协议进行许可
本文链接:https://blog.joway.io/随想/gangj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