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hinternet 」永不原谅

Author Avatar
Joway Wang 6月 02, 2017
  • 在其它设备中阅读本文章

不鸟万如一在 《 Google Photos 的保守设计 》 中提到:

从事前沿技术工作的人,在世界观上往往并不前沿,甚至很前现代。为人工智能唱着赞歌的程序员,其人生理想很可能只是财务自由和香车豪宅。

我部分同意这种观点, 不同意的部分在于, 技术工作者甚而任何职业的人并无义务与必要将其职业属性带入个人价值观体系。

这类观点的问题在于如何划清个人价值与职业伦理之间的界线。换句话说, 作为一个技术实现者, 是否需要为当下痛苦可悲的中文互联网现状承担责任, 还是以职业为由获取道德上的解脱。

我厌恶以国民性或诸如此类的陈词滥调来为现状开脱, 这类言辞本身就将自己脱离于互联网受众, 而同时又乖巧地站在群众正中央。技术工作者往往过度沉溺于其社区里独特氛围, 从而左右了自己的价值取向, 时常有选择性地忽略一些更为偏向文科和感性的价值。

许多人认为政治审查是阻碍网络发展的罪魁祸首。恰恰相反, 中国大陆反而可能是对互联网管治最为松懈的。几乎目前绝大部份互联网产品都有非常严重的违法行为。如快手的未成年人保护, 今日头条的版权问题, 各种媒介产品里的软色情, 微信的垄断行为。甚至可以说是宽松的网络无政府主义才导致了今天的这种局面。类似快播在针对质询时以技术中立来狡辩,我们也擅长以各种名词去掩盖一些矛头指向自身的问题。

我相信许多技术工作者并非无政府主义,他们必然承认甚至迫切希望加强制造业,服务业的政府管制,但当话题谈到互联网的时候他们却又转头导向无政府主义或者弱政府主义。如果食品药品的乱相是缺乏政府管制,又有什么理由去和生物学专业的人辩解我们互联网行业不一样呢 ?

作为伴随着互联网技术成长的95后一代, 整个中文网络里散布着我所有生命状态的轨迹。正是由于这种心智随着技术发展而迭代的独特生命体验 , 也时常让我感到疑惑: 究竟是我智力的成熟从而发现了时代长久以来的悲哀, 还是时代伴随着我的成熟而在变得悲哀。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 目前我所生活的这个时代是真的悲哀。

如今说起来许多人可能觉得可笑,但我的文学欣赏能力和辩论能力的确是在QQ空间和百度贴吧培养起来的,而我的经济学基础是靠着初中时一款叫《梦幻西游》的游戏所奠基的。

那个时候的百度贴吧既可以选择粗线条的类似李毅吧这样的年轻社群,也可以选择极细颗粒度的例如某本书或某校XX班。百度贴吧可以说是中文互联网的黄埔军校。即便到了今天,我们的诸多流行语仍然出自那里。今天百度贴吧俨然成了一个笑话,归结原因一方面是百度自己给作的,一方面也是因为整个舆论空间的恶化。

《梦幻西游》则是另外一个现象级的游戏。如果没有深度去玩过这个游戏,很难理解这个游戏的真正内涵。我甚至都很难说清楚自己在玩什么。当我看到韩寒的一些电影在重现80后的青春时,我会感到非常遗憾,因为我的青春期都在这款游戏中,但大概没有人能够用一个文艺形式来重现这种青春。《梦幻西游》有着极为复杂的经济系统和社会关系,它并不依赖于等级,也不非常严格倚重消费能力,在每个服务器里,分布着各个等级的圈子,每个圈子有着自己的活动类型和社交关系。这些圈子可以近似等价为上游社会,并且在游戏里承担着娱乐圈的角色。一个真正理解这个游戏的人不会去盲目追求等级或装备,因为有钱仅仅只是进入这个圈子的门槛,真正想走到哪里大家都捧着你还是需要有趣和Social。更值得称道的是,这个游戏的玩家最早实现了类似支付宝的第三方担保交易。在10多年前那个还没有完善的支付手段的年代,玩家们倚赖游戏里某个德高望重并且有钱的玩家,交易双方把装备和现金通过任意的方式发送给他,然后由他来支付给双方,达成交易。基本的原理是交易品的估值低于他在游戏里的名气的估值。这种交易方式是自发的,当然也是原始的。但是在那个互联网亘古时代也是最为有效的。

我当然明白也见识到那些小学熟读《诗经》三百遍,初中就看资本论的人,当然承认那才是正统的知识获取方式。但对于一个平民家庭出生的人来说,百度贴吧教会了我语言能力,而《梦幻西游》则教会了我社会能力。我很庆幸能够在那个时代的互联网如此深刻的生活过。我记得小学到初中,我基本上视力每年暑假涨100度。如今戴着800度眼镜的我如愿进入了我曾经所热爱的互联网行业,遗憾的是,这个行业如同我摘下眼镜时那般模糊。

诚然,在那个年代也有着360安全卫士这类的流氓软件, 充斥着数不清的色情广告,但着并不妨碍人们在草榴上探讨国际新闻,在天涯争辩孰是孰非。今天的我们已经耻于严肃,羞于辩论,解构着原本已经支离破碎的舆论空间。如果我是一个穆斯林、女权主义者、非主流观点持有者,我在国内互联网上一分钟都呆不下去。

今天出现了各色各样的理论来解释某个产品,某种现象,也出现了各色各样的产品来照顾各个细分垂直领域的受众。但在那个连百度贴吧也可以成为严肃信息渠道的年代,是不需要那么多理论来支撑一个产品的。所有的言论都有适合它的地方存放,也有适合它的受众吸收。同时,晚生了10年的人们依旧可以自由地通过搜索引擎检索到那篇文章进行重温。而如今倘若你写了一篇抒情文学或是严肃新闻报告,你几乎都想不到一个优秀的渠道去发表。公众号?微博?还是纸媒新京报?难不成是小密圈?

去你妈的小密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