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游散记 —— 德国国会大厦

Author Avatar
Joway Wang 3月 02, 2018
  • 在其它设备中阅读本文章

德国国会大厦 ( Reichstag ) 是柏林的标志性建筑,在1894至1933年间先后用作德意志帝国议会和魏玛共和国议会。1933年发生了著名的“国会纵火案”,希特勒借此大力渲染以促成兴登堡总统签署《国会纵火法令》,废除了魏玛共和国《宪法》里的诸多公民的权力和自由,后来亦成为监禁反对人士和镇压不与纳粹政权合作的报刊的法律依据。之后国会大厦一直处于废弃状态,直到1990年,两德统一,西德决定将首都从波恩迁回到柏林,并确定国会大厦为议会地址。之后开始了对国会大厦的改建工作。

国会大厦对公众全面开放,可以在网上预约申请,参观分为穹顶和内部导览,内部导览会有一个议会工作人员来为你介绍里面各个部分的历史和功用,也会以一个德国公民的角度给你吐槽现任各个领袖的特点、习惯甚至是工资待遇。

讲解员

进门的大厅中央是议会大厅,顶部悬挂着一只巨大的“联邦之鹰”,这个鹰比其国会和机关文件上的鹰都要丰满很多,所以也被称之为“胖母鸡 ( Fette Henne )”。

议会大厅

议会大厅的顶部是著名的玻璃穹顶,原先旧有的玻璃穹顶在1945年被空袭炸毁,直到1991年改建的时候才又重新加上。议会大厅从周围墙壁到穹顶大部分面积都是采用玻璃材料,除了确保室内自然采光意外,也凸显了其政治透明。当议会正在开会时,虽然内部参观会取消,但公众依旧可以登上穹顶观看自己所在选区议员的一举一动。

穹顶仰视

穹顶内视

在边上的走廊里,有一面墙,墙上涂满了当年攻克国会大厦的苏联士兵的涂鸦,有人刻下了自己的名字,有人刻下了久别的女友,有人刻下了自己的家乡,当然也有各种污言秽语。在翻修国会大厦的时候德国人还争论过是否要把这些涂鸦抹掉,毕竟把这些羞辱性的话语留在墙上有失一个议会的尊严,但最后还是决定保留了下来。试想天天路过这些涂鸦的议员们,怎么可能还会去表决发动一场战争。

苏联涂鸦

苏联涂鸦

再往里走是一个供议员们使用的祷告室,侧角还有一个供穆斯林使用的朝向麦加的小空地。这个房间里陈放的艺术品用于帮助议员在沉静中冥想,以做出对自己对选民对信仰负责的决定。

祷告室

国会大厦四周是柏林政治中心带,有默克尔办公的德国总理府,草拟议会文件的议会大楼,监督政府和议员的各选区地方报纸驻柏林的记者大楼,还有一些联邦政府机构办公区域。身处其中能够感受到这个国家的政治正如一台精密的机器一般运作着。

国会大厦只是这台机器的外壳,德国人在选举制度上的设计也非常的精密。德国是代议制民主,由议员选举出总理。这个一定程度避免了像美国大选时候那样靠比拼广告费和心理学钻营去赢得普通人民的关注。其次,人民拥有两张选票,一张投给该选区议员,一张投给政党。议会席次里,一半是直选议员,一半是拿到了政党投票的政党自己选拔出的议员。打个比方就是,我认可这个保守党议员但我不认同他所在的党派价值观,所以我可以既尊重我的个人喜好也同时保留我的意识形态观念,对于议员也更加可以在党派立场上有更多的个人色彩 。德国还允许没有达到绝对多数的政党组成联合政府,更能体现这种民主的妥协性而不是一锤子买卖。在德国的选举法上还有很多细节也非常耐人寻味,其归根结底的目的,都是在最大限度地让民意能够100%传达到议会格局上 。

德国选票

本文采用 CC BY-NC-SA 3.0 Unported License 协议进行许可
本文链接:https://blog.joway.io/游记/deutschland-reichs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