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游散记 —— 民主专制下的德国

Author Avatar
Joway Wang 3月 07, 2018
  • 在其它设备中阅读本文章

关于德国中文媒体有过许多的报道和吹捧,总体来讲这个国家属于那种班级里的乖学生的形象,至少在二战后,德国几乎没有得罪过全世界的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宗教,反而还广受曾经敌人的好评。如今这个年头,这种人畜无害的大国真的不多甚至可以说绝无仅有了。

欧洲国家大大小小有很多,其文明程度也大相径庭。但有一个比较容易的辨别方式是,但凡是说德语的国家,基本上文明程度都不会差,例如奥地利、比利时、瑞士。

但德国令人尤其是中国人讨厌的,也恰恰是其所谓的文明。甚至以偏激角度来看,德国所谓的文明,恰恰是一种统治手段,只不过这种统治是所有人统治所有人 。所以我称之为“民主专制”。

我以几个例子作为这种民主专制的说明。

德国法律规定,雪天时,房屋所有者要在7点到22点期间保持自己屋边人行道的干净状态,且清理出的路要有1.2米以上宽,若有行人因路面打扫不干净而导致摔倒,有权要求房主赔偿。这类法律的实质是市政府无法负担高额的人力清洁成本,由此转嫁给个人,其立法的道德依据是所有人都必须对自己的周边环境负责,其受益者和执行者都是所有人。这类法律摊开讲,其实就是一个 rule ,既是规则,也是统治。

德国的民主专制思想还体现在宽带通信上。我们知道,宽带其实是一个公共服务,一个区域的总带宽是有固定限制的,如果一个人宽带占用的过多,必然会影响其它人。国内的运营商一般的做法是,每个人可以自己购买不同的带宽上限,高峰时候大家等同比例地下降服务质量,有VIP客户另说。事实上这个策略是非常公平的,技术实现也是最简单容易的。但德国电信的脑回路显然不一样,目前是2M/s的宽带每个月超出75G的流量后,下降到48kb/s。这个规定是什么时候实行的呢,2016年。你无法想象在2016年使用 48kb/s 的网络能打开个什么网站。其规定的依据是认为,大部分客户都不会超出75G月流量,而超出的客户大多是由于经常使用youtube等大流量应用,正因为他们平时本身占用了大量的带宽,故而限速是符合公平原则的。从理论上我们没法去辩驳这种说法本身,但我相信任何一个在中国数字社会生活过的人都不会去接受这种做法吧。用我们党的话来说,就是这个问题的本质是落后的电信基础设施赶不上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文化娱乐需求。德国人过度依赖使用民主专制去解决不公平的问题,而忽视了问题本身存在的原因。那些经常占用大量带宽上 youtube 的人可能恰恰就是在辛苦工作给你养着那些月宽带量不到100M的老年群体的年轻用户。在世界上绝大部份发达不发达国家都已经意识到互联网是新时代的水和电的今天,很难想象这个发达国家老大哥居然还会出台如此落后的规定,更何况即便不限速这个国家的宽带水平也远远落后其它周边发达国家。

我居住的街区有几个垃圾桶,一开始物业怀疑是别的街区的人也过来丢垃圾所以导致经常满,于是大张旗鼓地重新建了几个带锁的垃圾箱,每个人丢垃圾要先开锁。后来发现垃圾箱还是经常满,但是满了也不能不丢,于是大家就把垃圾放在垃圾桶外面,等垃圾车来了自己拿进去。但既然你可以放在垃圾桶外面,这个锁本身也就没有了存在的必要。这个和宽带是一个道理,出了问题只想着维护秩序,不去想着造个更大的垃圾桶,最后就是这个下场。

德国人非常喜欢用条条框框来规范化整个社会,并且已经到了病态沉迷的地步了。这个游戏最让人上瘾的一点在于,当一个社会出现矛盾的时候,依靠着它熟练的制定规则经验,可以迅速把这个矛盾化解到每个人身上,由此一来再大的矛盾也被消解完了。在两德合并时候,东西德的贫富差距矛盾简直是大的不能再大了,在《再见列宁》里有深刻描写,但西德先是强制规定东德马克2:1兑换成西德马克,后来又强制对西德人民实行征收 5.5% 的“团结税”一直延续到今天。两德合并的矛盾都能被这么消解,还有什么不能困难不能消解的呢。

哈夫纳在其《一个德国人的故事》里描述了希特勒上台前和上台时,普通德国人的感受。我从其描述里所感受到的德国和如此并无差异。德国人不认同希特勒,不认同各种主义,他们所认同的是其维系文明运转的整套体系。但当希特勒通过合法合规的方式上台,其方式之正当让德国人哑口无言。即便是到了纳粹开始颠覆法院的时候,德国人还在一个劲思考、讨论,甚至文学家开始书写起了乡村治愈文学,以求给困境中的德国人一点心理安慰。这种做法在我看来,和在21世纪通过限速宽带来实现公平别无差别。

但同时不可否认的是,相比于其它国家的制度,民主专制也不失为一个非常好的维系社会运转的机制。甚至可能这就是文明的定义。因为正是这种机制,导致德国成为了如今世界上最发达也最文明的国家之一。但当身处于其中的时候,我又不禁怀疑,我们所真正想要的到底什么?公平是否能够以消灭个人利益为手段而存在 ? 民主是否能够让我们社会运转地更好 ? 一个依赖集体利益权衡出来的社会形态是否真的是我们作为个体所想到达到的那个 ? 个人价值是被民主所发挥了还是被民主所专制了 ? 这些问题我都没有答案。我所能够确定的,仅仅就是我们大部分人都希望活得久,活得好。而以此为目的来倒推以上问题的话,不得不承认,的确是存在许多千差万别的实现途径的 ,如此的话,那么很多名词的褒贬色彩可能的确需要我们去重新考量一下了。

本文采用 CC BY-NC-SA 3.0 Unported License 协议进行许可
本文链接:https://blog.joway.io/游记/deutschland-democracy-authoritarian/